第九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七零小軍嫂 >

全文完 第146章

推薦小說:
肉文女配不好當
加油,「總攻」大人
雙性陰陽師
神農道君
無限推倒系統
同時談了八個觸手男友
魔道祖師
亮劍:讓你發展,你帶回一個師?
修真歸來在都市
豪婿
官榜
頂級神豪
最佳女婿
黑道特種兵
校園修真高手
重生之大娛樂帝國

全文完 第146章

(快捷鍵 ←) 最新章節 (快捷鍵 →)手機閱讀

    品筆閣 www.pinbige.com,最快更新七零小軍嫂最新章節!

    全文完 第146章

    大年初三, 西寧。

    客廳里幾個五六歲的孩子在一起搭着積木,他們已經吵吵鬧鬧討論了好幾天, 搭了推, 推了再搭,昨天可總算是達成一致了,還畫了大圖紙, 然後經過一天半的努力可算是砌出了一個足有兩米多的大城池, 有兩個男孩子喜歡的護城河,炮樓城牆, 金戈鐵騎, 也有小姑娘喜歡的花園樓閣, 華服美裳。

    孩子們砌城池, 果果和凌遠陪着韓則城下棋。

    另一邊南南和以凝則是陪着蘇若在看她的相冊和畫冊, 讓蘇若一張張地介紹那些照片或者速寫後面的故事。

    自從韓則城從部隊退了下來, 蘇若和他兩個人就很少再在一個地方長期定居,都是隔一段時間就換一個地方住,有的是為了蘇若的工作, 有的就只是換個地方, 感受一下當地的風俗民情, 淘一淘古籍古畫, 但一年去的地方也不會太多, 因為他們是在生活,又不是趕時間旅遊。

    而且每去一個地方, 蘇若都會同時整理資料, 或是編撰書籍, 或是以不同的主題出一些畫冊,孩子們放假的時候, 南南和以凝也都會帶着孩子陪着他們一起四處逛。

    這還是韓則城提議的。

    他說,他在部隊裏的這些年,都是他在哪裏,蘇若便帶着孩子去哪裏,所以他退了下來之後,就想蘇若去哪裏,他就去哪裏。

    蘇若以前沒覺得自己有任何勉強的地方,原本也沒有這樣到處走的念頭,不過不願辜負了他的一片心意,就挑了自己感興趣的地方走了走,誰知道這樣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也覺得很有意思,原本以為的了解,真到了那裏慢慢生活,又是不一樣的感受,所以她就索性把工作室還有畫廊的事情都交給了下面的人和南南,跟韓則城一起邊走邊逛,興致起來,又認真編起書和畫冊來。

    南南心疼蘇若整理資料書籍太辛苦,就自告奮勇地加入,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她幫忙做編撰和後期工作的。

    南南很有天賦,但這些年卻一直都在幫蘇若打理着工作室,跟她一起編輯書籍和畫冊。

    這樣業界和外面的人不免就有聲音,說南南是借着她媽媽才有現在的名聲和成就。

    蘇若就曾勸過南南開自己的畫展,將主要精力放到她自己的事業上。

    南南卻道:「和阿媽一起做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業啊,我才不會在乎別人說什麼,就算他們說,也只是嫉妒羨慕我有一個好媽媽而已。」

    她很享受做這些事情,看自己和自己媽媽的名字出現在一起也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的光芒被遮掩了。

    以後她一個人要走的路還很長,她現在願意和她媽一起同行,享受兩個人一起做事的任何時光,而且和她媽一起說話做事,總會觸發她更多的靈感和火花,讓她受益匪淺,所以又何必在乎別人怎麼說怎麼看?

    蘇若便沒有再多說什麼。

    這孩子一直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她的丈夫,她的兩個孩子。

    他們都用他們的方式愛着自己,而她也用着她的方式愛着他們。

    蘇若覺得南南貼心。

    但韓則城卻很有意見。

    這樣一天下來,兩人到了晚上才說得上話。

    但凡孩子們在,蘇若的時間就多是分給了他們。

    韓則城道:「趕緊把年過了,讓他們趕緊走。」

    蘇若看他那副嫌棄的樣子覺得好笑,道:「我看你和果果還有阿遠他們下棋不是挺開心的,等他們走了,我可不能陪你下棋。」

    韓則城嗤之以鼻,道:「就他們那個水平,誰喜歡跟他們下棋?他們小時候我沒辦法,只能陪着下也就罷了,現在都這麼大人了還想讓我陪?」

    蘇若抿唇笑。

    南南以前還提出來說想要帶着孩子陪他們一起住,被韓則城嚴詞拒絕了,說她已經年紀一大把了,當然是要跟凌遠住在一起,要不她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也行,總是黏着父母像什麼話......當時南南眼圈都紅了,她努力忽略了老爹說她「年紀一大把」的受傷心情,還深刻地反省了一下自己,覺得自己除了想要多陪陪父母之外,是不是真的太依賴父母了......

    只有蘇若知道,老韓他就是嫌女兒外孫礙事......他都已經等他們長大等了多年,好不容易都結婚有自己的小家了,怎麼可能還讓他們陪着住家裏?

    怎麼就跟別人不一樣。

    她伸手掐了掐他,笑道:「唉,後面的日子還長着呢,孩子們好不容易過來了,就好好陪陪他們,孩子們再長大,在父母面前也總是孩子。」

    *****

    蘇若在韓則城從部隊裏退下來十幾年後的某一個冬天病倒了。

    這些年她身體調養得不錯,這一次的病也沒有什麼痛楚,只是莫名嗜睡起來。

    外面白雪皚皚。

    她看着外面的白雪,偶爾還能聽到窗外枝丫被壓斷或者積雪掉落下來時「噼里啪啦」的聲音,依稀便想起來很多年前的一個冬天,她在知青所的時候,大晚上的,他冒着大雪來找她,就站在院子外面,沒有撐傘,她出去的時候他身上已經覆蓋了毛茸茸的一片。

    她走過去,他就那樣低頭看着她,先問她被子衣服夠不夠,後來又跟她說,他們的結婚申請已經批下來了......

    那時候的她多傻呀。

    他那樣一個人,能傻乎乎地站在雪地里等她,用那樣的眼神看着她......怎麼會只是因為覺得她適合做一個軍人的妻子?

    就因為她傻,讓兩人生生錯過了五年。

    她轉頭看向就坐在床邊的他,從被子裏伸出手放到他的掌心,柔聲道:「韓大哥,以前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遇見你,是我這一輩子遇到的,最好最好的事情了......我現在唯一的那一點點遺憾,大概就是當年我沒能明白你的心,沒能一直陪在你身邊,不過......」

    不過,大概也正是因為那個缺憾,他們才會更珍惜後來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總有些缺憾是讓人生更完美,讓人心更深刻,感情更刻骨銘心的。

    「若若。」

    他喚着她。

    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她聽得滿心感動,還有絲絲纏繞的柔情,亦如當初。

    她對他笑,眼神溫柔又纏綿,然後又握了握他的手,低聲慢慢道,「對不起韓大哥,我總覺得我給你的不夠多.......但你給我的卻一直都是最圓滿的......我醒來的時候睜開眼就看到你,離開的時候也是你在我身邊......但我卻總要讓你承受我不在時的孤獨和寂寞......對不起。」

    「下一次我再遇到你,一定要先到你身邊。」

    陪着你,好好愛你。

    ****

    蘇若就在這個冬天病逝了。

    她想人死如燈滅,大概神魂都會消散吧。

    「若若,若若。」

    蘇若聽到一個女人掐着喉嚨般的喚聲,聲音熟悉又陌生,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是誰。

    她腦袋生疼,眼皮也好像千斤重似的,好不容易撐着睜開了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個曾經很熟悉,但卻已經幾十年都沒見過的一張臉......林婉華。

    而且不是上一次見到的那個蒼老憔悴,眼神渾濁的老嫗,而是年輕的,面容保養良好,端着溫婉賢淑的笑容的林婉華。

    錯愕中她轉過頭去看向房間,就看到了在記憶中已經很遙遠的木頭衣櫃,還有隨風微微盪着的米白色綴花窗簾,以及牆上那幅巨大的風景畫。

    這是在她下鄉前,蘇家的小臥房。

    「若若,你可是醒了,唉,好端端的,怎麼就病了呢?你這睡了好幾天,要是再不醒,都要錯過學校的報名日了。」

    林婉華念叨着,面上有些僵硬的溫柔,眸色亦是不明。

    蘇若還是有些沒反應過來。

    她喃喃道:「我都睡了好幾天了嗎?」

    在林婉華絮絮叨叨地時候,她轉頭看向桌上的日曆,一九七二年八月三十日。

    一九七二年......

    她竟然又回來了嗎?

    而且跟上次恢復記憶的時候不同,上次她是能感覺到那只是記憶,她好像是在虛空中看着記憶走一遍,但這一次,她卻是真真切切地感覺到,她就是在現在。

    蘇若緩過來後就等着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被貼大字報,大學名額被廢,蘇佳頂替她上大學,然後父親讓她下鄉,劃清界限,斷絕關係......可是最後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

    第二天她就在蘇佳嫉恨的眼神中,跟着蘇建州一起去了青大報名。

    去學校的路上她就一直在反反覆覆地想着這所有的事情。

    不過她並沒有排斥去學校,既然舉報的事情沒有發生,她當然不會自己把大學讓給蘇佳去上......反正她上了大學,一樣可以去找他。

    而且還不像那一輩子在農場時那樣被動。

    這樣她可以早點上完大學。

    後來他去雲南時她也不必再跟他分開。

    入學一個月後。

    蘇若就跟學校遞交了下鄉參加農村建設的申請,在她的「運作」之下,得到了學校有關部門的大力肯定和支持。

    因為她是在讀大學生,知青都是初中高中生,她也不用轉關係去做下鄉知青,只需要去支援建設幾個月就行了,學校還特地聯繫了她提出來的那個江縣清禾鎮衛國農場,說他們學校一個建築系學生,想支援他們因今年洪水衝垮的水壩和水庫的重建項目,說她雖然只是建築系一年級的學生,但卻是有紮實的專業基礎的。

    農場水壩和水庫的重建項目是部隊負責的。

    所以學校寄過來的信函農場場長直接就送到了農場部隊的負責人韓則城的手上。

    韓則城對農場場長表達了感謝,表情刻板地送走他之後,又抽出了那封信,從頭到尾又讀了一遍。

    ......青大建築與藝術學院建築系一年級學生蘇若。

    他盯着那個名字盯了好一會兒,目光才又移到了桌上的一張車票上。

    那是一張明天早上江縣到南城的汽車票。

    他伸手把那張車票拿到了手上,捏住揉了揉,轉身準備扔進紙簍,卻在扔之前又把手收了回來,把那張薄薄的車票放到了桌上,然後攤開慢慢撫平,再一起塞到了信封中。

    她說,「下一次我再遇到你,一定要先到你身邊」。

    那這一次,他就讓她先到他身邊吧。

    (全書完)


https://sg.bishen8.cc/%E4%B8%83%E9%9B%B6%E5%B0%8F%E5%86%9B%E5%AB%82-321384/152.html
相關:  養妻手札之蟬衣記  阮府女兒紀事    開局一把斬魄刀,打造最強霧隱村  暴富很難?我的超市通古今!  無敵五皇子  萬古劍仙:我的絕色女帝很妖嬈!  
國民神醫步行天下國民神醫
星界蟻族千里送一血星界蟻族
小說更新:
聖墟
凌天戰尊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神道丹尊
修真聊天群
妙手小村醫
擇天記
絕品邪少
搜"七零小軍嫂"
360搜"七零小軍嫂"